当机器学习遇到色情,一位CTO如何带队打怪升级?

一大早,上班族穿过回响着错落跨步声的地铁大厅,在人潮涌动的月台落定,在摇晃的地铁车厢内,如果不能眯着眼浏览一下手机,对于心态的打击,与汽车持续熄火差不多。

移动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内容消费习惯,也使得数字内容产业迅猛发展。新闻、音乐、文学、视频、直播等内容在互联网上找到了更广的受众。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,截止2020年6月,我国网民使用手机上网的比率达到99.2%,人均每周网络使用时长超28小时。


作为行业的主要参与者之一,网易易盾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项目研发和市场拓展。易盾的取名者是这家公司的首席技术执行官朱浩齐。朱浩齐负责技术开发,也是需求和效益平衡者。在朱浩齐看来,用户新的阅读习惯和新的内容生产方式,是公司的发展契机。科技赋能重在行业应用场景开拓,助力企业专注业务创新。

01“第一代”系统与最初的五个客户

2016年的某个晚上,整个团队严阵以待。八点钟,第一个客户的测试数据陆续传来。运营和技术人员一脸严肃地望着前方的一台台显示屏,观察着数据在“内容安全”系统中滚动。系统的运转性能和审核效果,牵动着每个人的心。

这次测试是从0到1的第一步。“虽然是一笔小单子,但对我们来说,是真正的商业化的第一步。”朱浩齐说。

这一步起始于网易杭州研究院的一项商业化倡议。一直以来默默守护着整个集团信息安全的安全部提出,设计一套方便易用的内容风控系统,不需要复杂的安装、维护、配置,就能满足各行各业内容审核需求。

实际上,这正是网易安全部一直在为网易邮箱、网易博客等内部产品做的事情,利用自动化技术快速过滤色情、暴力、违禁等问题内容,训练机器理解各种审核标准,使之变得像一群兢兢业业的传统编辑一样专业。

不同之处在于,在产品设计上,不能自说自话。“对于打造一款基础安全系统,我们必须从商业角度去考虑软件设计,最终是为了推向市场。”朱浩齐说。互联网基因让团队把视线聚焦到了不同行业的应用场景,细致地勾画客户的画像。

明确任务内容后,一群人马上行动起来。当然,制造一款自动化审核系统并非易事,如果完全从0开始可能需要花上数年时间,好在人工智能技术、硬件性能、云计算和大数据基础设施等已经发展到了新的阶段,让自动化审核的设想成为可能。整整大半年,来自网易安全部的技术人员都挤在一个会议室里,集中精力开发这款系统。

软件开发完成后,朱浩齐带着技术人独有的清新话语模式,与销售跑遍全国大大小小的城市,上门拜访潜在客户,为客户做针对需求的产品演示。虽然在目标行业内并没有太多经验,但可喜的是,团队只用了不到3个月就拿下5个外部客户,完成了申报立项。自此,“数字内容风控”业务整体升级成为独立项目组。

作为早期的领跑者,面临一个处于启蒙时期的行业是比较困难的,行业成熟过程中会有一些阵痛,包括客户启蒙成本、技术研发投入、行业标准搭建等。

朱浩齐回忆起那段时光,感慨地说“刚起步的时候很辛苦,大家把会议室作为一个临时的办公点,每天赶进度。”在他看来,正是那段艰苦的时光,令初始团队建立了深厚的信任感,甚至是坚实的友情


图 | 在一个倡议下,网易易盾的“第一代”商用内容安全系统诞生。

如今,显示屏前的成员由数十人增加至数百人,“内容安全”系统从第一代升级到第三代,而使用这一服务的客户也已经挤满一整个墙面。

处于不同行业的客户带着各自的困扰找到网易易盾,这给产品更新和技术创新提供了珍贵的机遇。“几乎所有行业都不能对内容安全置之不理,不断根据客户需求和意见去做微创新,进行迭代进化,产品就有了新样子。”朱浩齐说。

02 因为游戏进入计算机行业

在成长过程中,朱浩齐对游戏有着超一般的热忱,由此对计算机和编程都产生了一定好感。自敲出人生中第一个代码作品,已经过去数十年,但他仍旧走在这条路上。

1996年,朱浩齐升入初中。由于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,脱离了父母的视线,他一头扎进了游戏世界。直到高中,他还是坚持“我行我素”的生活方式。

按照这样发展,应该是大事不妙吧。不过,朱浩齐的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,高考后顺利升入了浙江大学,这得归因于他在疯狂玩乐和认真学习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。“我意识到学生可以去玩游戏,但是你成绩不能掉下去,否则会被家长和老师给揍死。”他说。

这种近乎疯狂和叛逆的举动让他在学生时代积累了不少人气,不管是班里学习成绩好的,还是学习成绩差的,都对他充满期待,这也让他顺利当选为班长。

朱浩齐对游戏的热爱,反而成为了力量的源泉,并令其从中收益。从入门编程语言,再到将编程运用到现实生活的问题解决中,都开始于游戏。80年代,插卡式的小霸王游戏机风靡中国。谁家有小霸王游戏机,谁家就会成为同学课后的聚会场地。但不少人的童年或许仅止于玩遍各种各样的游戏,而对游戏热爱到无处散发的人以此为契机开始了自己编写游戏之路,朱浩齐正是其中之一。

“这个游戏程序为什么这么酷?如果我来写,会是什么样的?”朱浩齐很快将好奇心转化为行动,“当时为了打游戏,我专门去学编程,甚至在连键盘都不认识的情况下。”


凭借着对Visual Basic游戏编程的懵懂认知,朱浩齐坐在台式机前,用游戏机键盘敲出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程序,一个控制图标移动的游戏。“现在看来非常low,”朱浩齐评论道,“虽然没有正式游戏那么漂亮,但是编程的过程让我感到很惊讶。”

在高中时代,朱浩齐再次与这种惊讶相遇,是在计算机选修课上。“我以为去打游戏的,原来是学编程的。”他说。

实际上,游戏、编程、计算机很难分家。在朱浩齐看来,计算机在刚起步时,在主流观点中就是一种玩具。计算上有各种各样的游戏。因为对游戏有憧憬,朱浩齐在大学选择就读计算机专业。“如果有第二次选择的机会,我还是会选计算机,成为专业程序员吧,只不过会增加一些辅修科目,增加计算机技术落地的机会。”

简单来说,编程就是编写计算机的语言,就是告知计算机要做什么。一旦给计算机下达了指令,计算机内部又有许多电路来帮助其计算,它们的计算能力远超人类。如今,PC已经无处不在。用编程控制计算机解决实际问题的技术人员,正在成为企业趋之若鹜的人才。

03 CTO是需求、效益和技术平衡者

“不考虑成本的研发投入,即使做出点成绩也没有什么了不起。”朱浩齐略带思考地说,头上顶着利落的刺头,一身中规中矩的黑色休闲套装,说话总是轻声细语,整个人散发着从容放松的气息。“我们提供的技术服务,是帮助企业节约他们在一些基础安全功能上的研发投入,跟云计算一样,安全的研发也是有很大的共性和很深的专业知识。”

作为CTO,朱浩齐不只是参与产品设计,并热切地关注所有SaaS类公司都面临的技术创新和商业化价值之间的平衡。很多时候,他与销售团队在北、上、广、深等城市拜访客户,一方面解释技术原理,另一方面与合作伙伴进行洽谈,自然而然地对客户需求有了不一样的理解。

他提出了这样一个想法:跟用户在一起,贴近业务,才能更好的保持技术创新。To B技术创新总是为了让客户的项目和业务更有价值。“如果整个项目为期三个月,可能有一个月的时间花在产品调研和行业判断上,从而寻找方向。”

道理很简单,先有收入,公司才能存活下去,才有余裕进行创新。在安全领域,或者说在软件研发领域,并非每个技术创新都有很好的商业化落地机会,但也不能不创新,只能在整个现金流可控的情况下继续保持创新。


图 | 当一个项目完成之后,CTO的工作并没有结束,他还得不断反思,用长远的目光寻找价值所在:这个项目好在哪里呢?数字产业的研发工作,其核心目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?

近年来,网易易盾通过各种各样的技术创新实现了内容审核效率的提升,例如多模型融合的分层决策引擎、小样本快速学习能力、融媒体审核系统等,而技术创新正是通过与具体的行业需求相结合才逐渐形成的。

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系,朱浩齐加入网易已达12年,于2016年升任网易易盾首席技术执行官,是易盾“内容风控”体系建设的重要推手之一。

刚进入网易时,朱浩齐在杭州研究院做服务端开发,负责维护网易集团的底层网络安全。为了解决网易博客自身遇到的垃圾内容问题,朱浩齐参与研发了“第一代”内容安全系统,随后数年持续主持系统更新升级,在内容风控方面有丰富的实践经验。

这段经历在朱浩齐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,他表示,易盾希望通过技术手段打击信息高速公路上的黑恶势力,为减少企业经营风险而奋斗,这个目标越来越明确。“我们希望为企业提供服务的同时,以点带面,不断为安全行业的标准化、规范化出一份力,直播也好,电商也好,金融也好。”朱浩齐说。

04 程序员的“班长”

在一个充满“工业化”风的办公室中,朱浩齐的办公位处在中心位置,与其他数百个办公位并无二致。多半时间,他都呆在透明的玻璃会议室内与团队进行沟通。

由于软件开发十分复杂,如果整个产品的基础没有打好,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,最后导致整个系统不稳定。“大方向一定要把握好,有时候压力也就是来源于这里,因为虽然知道了重要性,但人毕竟不能预知未来,对吧?”

为此,朱浩齐带领团队时,将沟通到位放在第一位,并采取“小步迭代,快速试错”的方式来减少软件开发的风险。在他眼中,互联网内容风控,既有风控技术,也有内容的行业特征,两方面的基因决定了开发的方向。

“只要有一个好的开发环境,例如电脑什么的,很多程序员其实完全可以在家办公。难点在于,开发者需要清楚知道做什么,理解产品经理的需求。疫情期间在家办公不能面对面沟通,可能会放大了这个难点。” 朱浩齐说。

作为技术人员的领导者,他更多地从全盘进行考虑:整个程序表达的含义是什么?具体要做哪些东西?应该怎么样分工,招多少个程序员做?分别做什么?每人进度怎么样?大概什么时间能够完成?如何平稳从前端过渡到后端?这些疑问把这一整件事情统筹起来。

用他的话来说,在一个项目中,每一个程序员就是一件大型艺术品中的施工员,而CTO的日常工作则是判断和管理。“我要去判断和决策这件事情要不要做,这个可能是最困难的。”

此外,朱浩齐意识到,企业归根到底需要依赖人。对于计算机软件行业来讲,一些岗位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才。这些岗位不仅涉及前沿技术,而且需要具备大量的复合技能。再加上行业标准并不完善,培养人才十分重要。


在平时,朱浩齐是这方面的主持人,推动团队成员思考,向着共同目标齐步前进。第一,算法团队每个月都要进行一次学术会议,大家一起解读国际上相关的技术论文,各抒己见,相互学习。第二,每年定期举行有奖红蓝军对抗赛,进行安全攻防两端的分组织对抗。大家都是懂行的,更容易激起强烈的胜负欲,也更容易集中精力全力以赴。第三,设置创新技术奖,鼓励创新,给创新者丰厚的奖金回报。

以往,大家对于CTO的一大偏见在于,他们应该是整个公司最精通各项技术的人,但实际上,CTO 首先是管理者,其次才是技术人。如何做好项目管理,如何与客户进行洽谈,如何做好技术革新和软件开发,如何招募和培养人才,这些问题构成了这位首席技术执行官的日常。

正如《对话CTO:驾驭高科技浪潮》所言,首席技术执行官的职责多种多样,他们既是管理者、研究者、梦想家、企业家,又是开发人员、部署人员、项目主管、顾问、行政人员,身兼数职。但首要的一点在于,他们都是利用自身掌握的技术来满足客户需求的创新勇士。除此之外,他们还有一个共同之处:都在推动企业积极竞争,不断创新,提高效益。


网易易盾CTO朱浩齐,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系。2008年加入网易,负责网易集团内容风控系统建设十多年,在内容风控方面有丰富的实践经验。2016年推出商业化内容风控企业服务,并成功服务于直播、短视频、社交、电商、媒体、游戏等行业数千家企业。